首页 >  预警信息 > 正文
波及全国的新型传销尘埃落定!

  近日, 由辽宁省阜新市细河区检察院提起公诉的一起涉案金额4000余万元的“五行币”特大传销案件尘埃落定,市中级人民法院驳回被告刘甲(化名)等5人上诉,维持细河区法院对刘甲等5人以组织、领导传销活动罪分别判处二年半到一年半、并处罚金2万元的一审判决。  

  “五行币”传销是波及全国的新型传销形式,其头目宋密秋(曾用名“张健”),打着“民生工程”、高额回报的幌子,依托“五行币”开展传销活动,短时间内涉案金额就过了百亿。目前,传销组织头目宋密秋已被湖南省某检察院以涉嫌组织、领导传销活动罪向法院提起公诉。  

  所谓“五行币”是一种体积比一元钱硬币仅大一圈儿的像吊坠类饰品的“硬币”,其一面印有“五行币”创始人宋密秋的个人头像,一面印有金、木、水、火、土五行图样。  

  他们宣称该币纯金打造、价格5000元一个对外传销。自2016年11月末起,该案被告刘某等5人,便加入该传销组织并积极发展下线。

  家住吉林的马女士去年刚刚退休,闲下来帮女儿带带孩子,退休收入也说得过去,一家人其乐融融。可就在今年初家人发现,马女士在接触了一个名叫五行币的投资项目后整个人都变了。几乎每天都劝人买五行币,说不买将来就会后悔,错过好几百万。  

  不仅是马女士一家,家住山东的老孟也接触到了五行币,一直在家里务农的老孟生活并不富裕,为了发家致富,他借钱买了三枚五行币,一枚价格就是五千元钱。  

  马女士和老孟说,5000元买的可不是五行币本身,买的而是一种资格,这种资格就是每枚五行币后面附带的会迅速升值的5000数字货币。按照购买时的承诺,五行币除附带的数字货币每隔两到三个月就会涨五倍的价,涨价时发行公司就会分红并赠送新的数字货币,参与者拿着赠送来的数字货币再投入,这样一年之内至少操作五次,也就是所谓的五进五出,计算下来后,5000元买到的五行币静态收益至少就能达到400万元。如果买的人多,价涨得再高些,收入还会更高。  

  推介人员说,数字货币将来是大势所趋,持有五向币的人,就会像持有最初的数字货币比特币的一样,迅速升值。他强调,五行币是限量版,总共只发行五亿枚,将来要全面替代纸币,现以购买的人已经数以万计,物以稀为贵,前景更是不可限量。  

  投上五千,一年赚四百万,三到五年变千万富翁、亿万富翁,这样的故事听起来就是天方夜谭。马女士和老孟告诉记者,让他们下决心参与的原因是:推出五行数字货币的这个人世界闻名,就是图像上这个人:张健。  

  张健在五行币推介人员的口中是传奇人物:9岁上大学,12岁破解银行密码,被视为奇才秘密培养,精通六国语言。张健有着一串耀眼的名头,比如说全国十大杰出青年,记者查遍历年全国十大杰出青年评选结果,根本没有张健这个人。然而张健最耀眼的名头是世界首富,记者查证,所谓的世界首富更是子虚乌有。  

  张健据称在接受一家电视台采访时说:“我是云数贸联盟网、云计算联盟网站研发人、创始人、五行系统发明人、掌门人,我的五行系统把美国系统打得稀里哗啦。因为云数贸是五行系统,吃喝玩乐干市场,稀里糊涂数钞票。云数贸是什么?是精神物质双重给予,是当代圣经,当代佛法。”  

  云数贸到底是什么来头?云数贸公司官网上所有的内容都是在宣传五行币,点击具体信息,防护软件马上提示网站包含欺诈信息。公司没有具体注册地址,联系方式只有电话和微信。根据银行法,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印制、发售代币票券。那这个张健有什么资格发行数字货币呢?  

  经侦君提醒  

  无论传销组织如何变换手法、巧妙伪装,但只要其同时具备“交入门费”、“拉人头”、“分层级” 、“直接或间接按发展人员的数量作为计酬或返利依据”等特点的,就可认定为涉嫌传销。希望广大群众一定要提高守法意识和风险意识,远离传销陷阱、谨防上当受骗。